作为文人,韩寒所能带给这个时代的价值已泯然众人